利羽

吹爆聂导!
万般皆是命,半点不由人

今天开始我就是吹聂导的一员了!

原本在下只是一个魔道祖师的路人粉来着

然后被朋友拉着看了动漫

一开始还感官一般的……

就是那种虽然喜欢,但是不是很特别的那种

直到遇见了聂导的个人曲『云月惊鸿来』

我!又!可!以!了!

聂导是什么神仙啊啊啊啊啊——

[天下为局,苍生为棋,一子继下,全盘皆愚]

[万般皆是命,半点不由人]

哪里是一问三不知,不过是大智若愚,身怀锋芒。

但可以的话,我还是想让他做回那个整日逗鸟画扇的聂二公子。

Q:当你的二本命掐着大本命的脖子,恶狠狠的说了句三本命的台词?

中也恶狠狠地掐着叶修的脖子“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到了吗?”

Q:你的ID有什么故事/含义吗?

人在江湖走,哪里不会被别人叫错名字

我真名中有一个字叫『翊』谐音『意』,

但是所有人都喊『语』

后来气急了,叫我『立羽』总行了吧!

Q:上一次被人叫阿姨/叔叔是几岁?我昨天穿着粉哒哒的衣服被小孩的妈妈说别碰阿姨,我才17一米六🙃🙃

呵呵,现在15岁

12岁那年有一个很扎心的经历

去公园溜达的时候,看到一个小孩,5,6岁,她妈妈在旁边看着她。

我很平常的走了过去

然后……

那个小女孩特别着急的跑了过来,拉着我的手喊妈妈。

当时我妈,我,她妈都愣住了

这tm什么鬼!

我没你这么大一闺女!

你妈在旁边看着了!

四脸愣逼

现在过去3年了,我对这件事感觉还是昨天发生的一样。

这辈子可能的给带着这个阴影渡过了

Q:怎么用最轻描淡写的语言写出最虐的文?

小说看到最后的大结局了


作者状态:已暂停

『惊』大和守安定不安定现场/是什么改变了他们/牡丹饼:我又怎么了?

学科拟人『语文』

学科拟人第一弹


我不知我们之间的缘分从何而起,但此时此刻,你已经融入我的生命


语文

    “春风十里扬州路,卷上珠帘总不如……”身着茶绿罗衣的男子手握着一本书,细致的读着,以竹簪束起的墨色发丝被打理得一丝不苟,你的注意力从面前的语文书转移到了他披散的头发上,有些笨拙捻起一撮在指尖环绕。


      念诗声截然而止,自知被发现的你赶紧松开手,装模作样的捧起书,他看见你,也不恼,只是曲起修长的手指,轻轻弹了一下。


   QAQ先生~


      “莫要再起玩闹之意,静心沉气,明日巳时还有一堂小试。”


    QAQ~(继续卖萌攻击)


    这种眼神…真的是完全忽略不了……


     无奈的扣下书本,把方才被你弄乱的头发重新束好,坐到你的身旁,用手指轻柔的替你按摩太阳穴,白皙的手带着丝丝暖意,让你不由得产生了些许睡意。


     月光透过窗面,化为点点银斑洒落,恍惚之间,你好像听到人低低的笑声,随后便闯入了一个充满檀香的怀抱。


    一夜安眠。





  

夜舟雨下

夜凉风未止

舟泊短桥边

雨落如丝连

下子棋音散